中國西藏網 > 原創

【砥礪奮進70年】劉慶慧:“教書先生”始于1978年的西藏故事(一)

王淑 發布時間:2019-10-07 19:21:00來源: 中國西藏網

  【編者按】2019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。70年櫛風沐雨,70年砥礪奮進,我們的國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在祖國邊陲——西藏,變化可以用“短短幾十年跨越了上千年”來形容。70年于一個人而言可以說是一生,于一方土地而言,正是青春奮斗正當時。在中華民族歷史上,一部感天動地的奮斗史詩正在書寫中。

  中國西藏網訊 四川省成都市錦江區三圣街道的一處樓房里,留著板寸的劉慶慧正在廚房忙碌。做涼拌茄子要先把茄子蒸熟、虎皮青椒要先把青椒焯水,菜已經是典型的四川做法,人一開口便顯露出鄉音。

  劉慶慧是山東人,從1978年志愿援藏到退休后定居成都,他的個人發展與西藏教育事業的發展緊密相連。用劉慶慧的話說,這是“個人的事業與國家和民族和一個地區的事業融為一體”。


圖為1978年8月,山東師范大學舉行儀式歡送劉慶慧(左一)和4名同學志愿赴藏工作

  1975年,劉慶慧以工農兵學員的身份進入山東師范大學學習,在這之前,他已經在一所中學當了三年的公辦教師。“三年工齡的公辦教師是沒有工資的,滿五年工齡才有。我那時還是學校的團總支書記,組織上有意提拔我為團支部書記。但那個時候想著要去上學,這些都不要了。”

  在山東師范大學政治教育專業就讀的劉慶慧一直是積極分子。三年學習中,學校只發展了他一個黨員,他是學校的“第二十一個布爾什維克”。彼時,畢業大學生的工作都是國家計劃分配,劉慶慧因為在校表現優秀,畢業前夕就被通知留校工作。

  1978年,我國進入改革開放新時期,正當年的“劉慶慧們”被要求報名志愿支援邊疆。“我們專業有一個名額,但是動員來動員去,大家都不愿意報名。”對于幾千公里外的西藏,劉慶慧并不了解。

  沒有人愿意去,同學們私下議論,黨員都不報名去,我們為什么要報名?“我也就表決心,聽從組織召喚,申請到西藏去。”劉慶慧的率先報名,回應的同學很多。

  但西藏畢竟是高原地區,報名的同學們還需同家人商量。“我是重組家庭,繼母沒意見,父親也沒有什么意見,去也行,不去也行。”想著其實就是去一個離家遠點的地方,劉慶慧心里也就沒什么負擔和壓力了。

  對于劉慶慧支援邊疆,學校老師們覺得他“有些傻”。都留校了,何必還要報名去西藏?對此,多年后劉慶慧依舊還是那句話:“學校發展我入黨了,該帶頭的時候就應該起到帶頭作用。”


圖為1978年9月,劉慶慧(前排右一)和山東省師范大學進藏大學生在布達拉宮前合影留念


圖為1982年,劉慶慧(前排右一)和西藏大中專招生考試命題組老師們在一起


圖為劉慶慧在西藏大學工作留影 

  就這樣,告別了父母,作別了恩師。1978年9月,劉慶慧和7名同學踏上了去西藏的道路。

  那次山東省支援邊疆的沒有老師帶隊,劉慶慧就擔負起隊長的職責。一路走到甘肅蘭州,大家都還挺開心的。到了柳園車站,大家就傻眼了。柳園是建在戈壁灘上的一個運輸站,從青藏線進藏都要在這里乘坐汽車。風沙走石、樹木稀少,在柳園車站住下的那個晚上,用水都很困難。“我們就一人拿個臉盆去火車上接水。我心想,這還沒到西藏呢,水都喝不成了。”

  到了西藏,劉慶慧本想著自己是師范學校畢業,應該會分配去當老師。可誰成想被留在了西藏自治區教育廳,這一待就是16年。16年間,劉慶慧從一名小小的科員一步步干到了副廳長。副廳長當了沒兩年,組織安排他去西藏大學當校長。“我是師范學校畢業的,但從真正意義上說,畢業之后一天老師都沒有當過,去大學當校長還真不知道怎么干。”退堂鼓只是偶爾冒出腦子的一個想法,劉慶慧說自己一直都很有擔當,“不會的我可以去學,不懂的我可以去問”。

  在西藏大學干出成績,劉慶慧又走到了西藏自治區政協副主席這個崗位直至退休。回想這么多年在西藏的工作經歷,劉慶慧感嘆說,自己從沒想過干到這個職位,進藏時想著當個老師、校長就不錯了。

  回想在藏工作近40年時光,劉慶慧十分感慨:“這么多年,我覺得自己還算是沒有辜負組織的信任。當然我也是趕上了好時候,沒有改革開放、沒有國家對西藏的支持,我在教育行業也干不出那么多的成績。”(中國西藏網 記者/王淑 王媛媛 圖片由劉慶慧提供)

(責編: 陳衛國)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北京pk10刷水投注方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