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西藏網 > 雜志

做最美西藏新青年

索朗丹增 發布時間:2019-09-26 10:42:00來源: 《中國西藏雜志》

  我叫索朗丹增,寓意永久的幸福。如父母所愿,我在家庭暖暖愛意的籠罩下一天天長大。

  父母親要上班,我的童年時光大多和外婆一起度過。每天早上她背著我、牽著我的小白狗,圍著布達拉宮轉經,中途到布宮腳下的甜茶館會會她的老朋友。因為我的到來,外婆轉經的時間少了,她不厭其煩地照顧著我。在單位院子里,在長滿各色“張大人花”的草地邊,她看著我蹣跚學步,看著我被幼兒園的班車接走,看著我在車子發動的那一刻嚎啕大哭。長大后,她又用默默無聲的淚眼目送著遠行的我去內地讀書。外婆給我的愛是最純潔的,也是最無瑕的,猶如藏族人心目中純潔美好的白色哈達。

 

  5歲時,我又有了一個妹妹,見識到了父母親照顧一個小不點兒的艱辛。令我們全家高興的是,爸爸買回了家里的第一輛汽車,從醫院接回了媽媽和妹妹,又用汽車送我上學。拉薩市第一小學位于大昭寺附近,是很多家長和孩子夢寐以求的學校,而我也成為在這里上學的一名小學生。小學六年的時光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我遇見了嚴厲的班主任、敬愛的數學老師和溫順的藏文老師,更結交了很多好朋友。爸爸每天不辭辛苦地接送我,早上本可以多睡一會兒的他送我上學,中午接我回家吃飯,下午再送我回學校,晚上再去接我……如此日復一日的六年,爸爸沒有一點兒怨言。六年時光轉瞬即逝,我面臨著自己第一次重大的選擇——小升初考試,媽媽被單位派去日喀則駐村了,爸爸不斷鼓勵我,幫助我緩解緊張情緒。

  幸運的我也以較好的成績考上了內地西藏班。成績出來的那一霎那間,我特別感謝父母和老師們的付出,同時也感謝國家給予西藏學生優惠的教育政策。

  2015年,是內地西藏班建校30周年,我能在這一年考上內地西藏班,作為第一批西藏班學生的父母親格外高興。坐著火車前往常州西藏民族中學,那是我第一次離開家鄉,離開父母。一切都是嶄新的,我甚至還不太會洗衣服,還不懂得自己照顧自己,但生活就是那么現實,不理會你如何軟弱,就是要在困難和磨難中鍛煉你的能力。

  在學校老師們的精心照料下,我很快適應了環境、氣候和學習的節奏,開始勤奮鉆研。到了常州的我也不懈怠,對自己的要求更嚴了,各方面都取得了優異的成績。在三年的時間里我拿了許多的獎狀,被評為三好學生,也多次獲得學校杰出獎和年級十佳,還獲得過為數不多的精英獎和學生領袖獎。三年時間,除了學習文化知識,學校還安排我們去蘇州、青島、上海等城市參觀,體驗和感受祖國大家庭的繁榮發展,讓我們更加堅定地相信,唯有更加投入地學習和掌握科學文化知識,才能把我們的家鄉建設得更加美好。

  在我們想念家鄉,想念父母時,有老師們的噓寒問暖,有“常爸”“常媽”的親切關懷,有豐富的校園生活。三年的時間轉瞬即逝,我變得成熟,也長出了胡子,似乎是提醒自己長大了該懂事了。

  中考選擇,我認真參考、聽取父母的意見,2018年,我被復旦大學附屬中學錄取,能夠踏進這么好的學校,我的老師和家人都以我為榮。上海是國際大都市,這里的教學質量和教學環境使我眼界大開,也讓我體會到了學業上的較大差距和任重道遠。本著“博學而篤志,切問而近思”的校訓,我們班四十多名來自西藏的學生,和漢族同學們在同一棟樓上課,同一棟樓住宿,同一層餐廳就餐,同一個籃球場上盡情投球,我們勤奮學習,和諧相處,共同進步。

  高中之后,每年的寒暑假我都能回到家鄉。每次回來總能看到家鄉無論城市還是鄉村,正在發生著日新月異的變化。 同時,也有一件讓我感觸很深,那就是之前背我轉經的外婆頭發已經白了很多,之前接送我的爸爸咳嗽不斷,媽媽的腰也不太好了,妹妹還是如此的不穩重,家里也該是我承擔責任的時候了。現在的我,既不要讓父母擔心,又要給妹妹樹立好榜樣,在學業上下功夫,在生活中當個堅強的男子漢。

  去年1月我16歲生日時,媽媽送給我一塊手表。無論上課,還是休息,我都帶著它。因為它總能提醒我,時光如梭,不能讓最美好的青春空空虛度。我要用父親康巴漢子的血統挺起我驕傲的脊梁,用母親雅礱智慧的血統充實我青春的歲月,待到學成回家時,我和那些在祖國不同地方求學的同學們,將是建設新時代西藏的最美新青年。

  閱讀全文請點擊:http://www.ctibet.org.cn/magazine/2019/09/ 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(責編: 陳濛濛)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北京pk10刷水投注方案